您当前的位置 :站前资讯网 > 数码 > 大学的红色标记
大学的红色标记
时间:2019-03-24 14:57:28 来源:站前资讯网 作者:匿名



在党的90年历史中,已经凝聚了多少年轻的岁月,并且雕刻了多少校园标志。从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到党的领导下的重大事件,匆匆走向前列,随时准备泼血,始终来自校园里的年轻人。武汉大学这个青年充满热情的圣地,师生们都在这里追求革命的真理,探索富国和强国的道路。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回顾武汉大学的红色记忆,为我们思考青年的价值和大学的使命带来了新的启示。

6月27日,《中国教育报》专门开设了一个专栏,题为“红色校园·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大学之路”,全文长,专注于几代学生我们学校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艰苦创造和卓越贡献,充分体现了武汉大学的光荣革命传统和极为丰富的爱国主义教育资源,以及将丰富的红色资源转化为教育优势的典型实践。为了加强对广大青年学生的理想信念教育,本网站将全文转载给读者。

——本网站的编辑

“山的山脉,东湖的水域,山脉都很高,水很漂亮。”这是董必武于1963年赠送给武汉大学的题词,刻在樱花上方的石碑上。武汉大学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它见证和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发展,成长和进步。它反映了中国人民为了富国和强国的利益而探索的艰难历程。它反映了几代学者和学生为振兴民族和国家繁荣所做的辛勤工作。

参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

打开历史篇章,夺走岁月的尘埃。在现代中国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把历史镜头聚焦在大学与政党的交汇点上。

1921年,中国共产党诞生了。在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13位代表中,陈潭秋,董必武,李汉军,李达,周佛海在武汉大学学习或工作。

“东南方,敬酒,教学效益相辅相成。朴成有勇气,陶主义,学习盛国四强。”武汉大学的前身是全国武昌高等师范学校的前身之一,在校歌中演唱。武汉大学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893年张志东创办的自强学校。从那时起,它更名为方岩学院,国立武昌师范大学,武昌师范大学,武昌国立大学,武昌中山大学和国立武汉大学。适用于武汉大学。作为新海第一罪的土地,武汉的革命气氛浓厚,气氛第一。在嘉武惨败之后,为了培养外交人才,清政府派出了大批留学生到国外留学。由于张志东的推广,自强学校和方言学校已成为派遣学生到日本和欧洲学习的重要学校之一。 30多名学校毕业生成为“武昌起义人”。

李达与学生沟通

1919年,李达表达了在日本寄往中国的文章中建立党的理想。作为上海赞助团体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参与组织和领导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始活动。他还系统地研究和宣传了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并编辑了党的第一部半公开出版物。0x9A8B]每月。这些都充分准备和组织了中共的重大召集。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于7月30日晚在上海市王治路106号“李公官”(李汉钧的弟弟李树城的公寓)举行。第六次会议开始时,他突然闯入一个不速之客,代表们迅速离开会场,李汉军留下了掩护,很快法国巡逻队和警察侦探蜂拥而至。李汉君作为家的主人,用流利的法语冷静地回应,使巡逻队一无所获。 1922年,李汉军接受了武昌师范学院院长张勇的任命,教授历史唯物主义和社会学史等学科。他是中国高等教育机构中第一个系统地教授历史唯物主义的人。

李汉军

早在1920年,就有一个在武汉大学工作的共产党团体。最早的活动是陈潭秋。陈潭秋是武昌中学培养的第一个革命者。在他的学生时代,他是武汉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毕业后,他创建了一个由七个人组成的武汉共产党团体,包括董必武和刘波。在他的影响下,张朗轩,钱一石,蒋子霖等武昌中学的一些校友加入了党组织,成为武汉的革命骨干。

陈坦秋

1919年在上海遇到李汉军同志后,董必武开始相信马克思主义,两人从一个国家变成一个同志。在次年的夏天,鉴于上海建立了一个共产主义团体,李汉军建议董必武在武汉建立一个类似的组织。 “深信不疑”的董必武和陈潭秋负责组织这项工作。他们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分析当时的中国国情。他们一致认为,中国必须“围绕革命,打败权力,必须建立除军阀之外的民主制度”。首先,“我们必须唤醒人民。”因此,他们开始建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会,创建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体,深入工人的调查和宣传,做了群众工作,寻求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相结合的道路。董必武

周佛海在日本留学期间读了很多社会主义学说,开始相信共产主义,并于1920年左右发表了一系列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参与了上海赞助团的创立,并作为代表参加了中共。日本。 。后来,周福海的革命立场,非常投机,不再坚定。从思想和理论的角度来看,共产党与共产党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党的中心化程度不断提高,最终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自中国共产党以来,中国革命的面貌已经彻底更新。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历史上,吴达有着强大而丰富多彩的中风。

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沟通

1921年7月的一天,在上海法租界博文女子学校的一个普通宿舍里,两名年轻的湖南人终于见面了。他们很高兴谈到马克思主义,即将来临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现状和未来。他们是毛泽东和李达。从那以后,两人已经联系了40多年。

1936年8月14日,毛泽东的早期朋友和着名的“文化书店”经理易立荣突然收到毛泽东的一封信,问:“我读了李的翻译,我感到同情。 “李的翻译”在信中是李达和雷中建的翻译《共产党》。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写了《辩证法唯物论教程》和《实践论》,从理论上总结了中国革命的实践经验,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和辩证法。李达的哲学着作为毛泽东的理论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思想数据,其中《矛盾论》和《辩证法唯物论教程》影响最大。

《社会学大纲》是毛泽东写的最哲学的着作。当毛泽东要求党的高级干部学习理论着作时,他将“李毅《辩证法唯物论教程》第六章”物质辩证法和形式主义“指定为六种必读材料之一。《辩证法唯物论教程》毛泽东多次阅读并制作了许多毛泽东在给李达的信中称赞他是“真人”。1948年,毛泽东指示中原新华书店转载《社会学大纲》作为所有党员干部的学习资料。另一位为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做出巨大贡献的吴达仁是李汉钧。

日本是早期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渠道之一。李汉军在日本留学期间会见了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何尚玉,深受其影响。李汉军孜孜不倦地研究马克思的原创作品,用他的指导来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他撰写了数十篇关于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宣传的文章。中国共产国际的代表马琳称赞他是“理论上最和蔼的同志”。陈望道翻译《社会学大纲》并要求他检查支票。在“五四”运动前后,李汉军致力于传播马克思主义,成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启蒙者之一。董必武曾在回忆录中写道:“李汉军是我的马克思主义老师。”

当时,武昌教区教务长吴丹和市民文明学者也是新入职的思想进步教师。齐丹参加了由武汉共产党领导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会议。他经常研究十月革命小册子,宣传马克思主义书籍,听取李汉钧对历史唯物主义的解释,并就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派别展开激烈辩论。

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传播史源远流长。

陶德林是李达选择的学术助理和秘书。李达发起了吴达的马克思主义哲学。陶德林传承了这门学科的优势,促进了学科的发展。该学科于1987年成为该国第一个国家。重点学科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李达逝世26年后,陶德林还担任吴达总统。陶德林被学术界称赞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域最先进,最有影响力的高级学者之一”。

在武汉大学,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传统已经形成。它追求“求真务实,关心国家和人民”的团结。

地下党组织打造革命堡垒

1925年,吴大学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组织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武昌大学分会正式成立(“五元运动”,学校有十多名党员,五十多名成员),这也是中国大学最早建立的。中国共产党的一个分支。

1937年,“七七事变”和抗日战争爆发。 9月,中共中央和中共湖北省工委成立。在准备二者的过程中,陶铸,何伟,杨学成等人前往武汉大学开始重建党组织,与武汉大学青年救援队一起拯救国家。我将等待群众组织的骨干,培养一批党员,如刘希伟,朱九思,肖松年,潘乃斌,然后正式重建武汉大学分校。这是抗日战争期间吴达的第一个党支部。第一任支部书记是李汉军和武学生李生的儿子。随后,乌达进步学生组织了党的基层外围组织——抗日问题研究会。这时,武汉大学党的影响力逐渐扩大。1938年4月,武汉大学向西迁至乐山。在四川和学校一起来的老师和学生中,共有三名共产党员。他们很快与侯方岳建立了联系,侯方岳被派往乐山重组党。从那时起,许多学生来到乌达与学生和学生一起学习。同年8月中旬,侯方岳在乐山时期帮助建立了吴达的第一支党支部。一年后,武术大学生的党员已经发展到30多人。上级决定将他们扩大到中共的一般分支,并设立三个科学和工程,语法和女孩的党支部。乐山时期,乌达地下党支部带头参加各种抗日救亡活动,深入乡镇宣传抗日活动,不断扩大党组织的影响力。 1940年7月6日,国民党将宪兵,警察和秘密特工聚集到武大,按照“黑名单”逮捕了人民,并逮捕了进步协会的负责人段木政,顾千祥和共产党员李昌义,张业遂和进步学生卢祥林等共20多人,吴大学的历史被称为“七十六大逮捕”。中国武汉大学总分所遭受严重破坏并停止。没有透露自己身份的党员到现场坚持斗争,组建了两个男女党支部。

1946年,武汉大学在庐山恢复学业后,在“核心领导小组”,乌达党支部和乌达党支部的领导下,党领导的进步学生协会经历了不断发展和壮大的过程。解放前夕,武汉大学有六个中共地下党支部,党员90多人。它已成为武汉最多党员和最强大的革命民主的革命堡垒。它被誉为武汉的“小解放区”。

1947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武大第一党支部成立。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乌达党组织按照上级的指示,先后选拔了40多名优秀进步青年学生,支持中原,右江,金茶玉等解放区。他们走到前线,进行了血腥的战斗,为了解放中国人民牺牲了青春和鲜血。

1949年春,在国民党政府逃离大陆之前,这个阴谋计划重新安置工厂,学校和报复性屠杀。在危急关头,乌达地下党组织决定联合防御,以解决武汉解放问题。在进步师生的鼓舞下,周玉生校长抵制桂林军阀,转移到桂林设立各种组织,以保障学校的安全。在他的领导下,许多教授已经稳定并积极参与解放活动。1949年5月17日,武昌解放了。 6月10日,武汉军区人民解放军文化部潘一年和驻武汉大学军事代表朱凡正式接管武汉大学。从此,武汉大学的历史开启了新的一页。

数千英里到革命的圣地

“延安的大门全天开放。/有来自各个方向的年轻人,/携带行李,/燃烧希望,/走进这个城门。/学习,唱歌,/过着快乐的一天”这是延安由诗人何其芳撰写。在“12.9”运动之后,成千上万对国民党对日本的消极抵抗感到失望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去了延安。根据美国学者约翰·伊斯瑞尔和唐纳德·克莱因的统计,1938年底,有2万名青年学生等待批准进入陕甘宁边区。从1935年到1947年,在通往延安的开放或秘密道路上,具有革命理想的年轻学生要么打扮成商人,“银行小姐”,要么以“延安访问团”的名义越过检查站,投资于革命。圣地的拥抱。

22岁的李锐就是其中之一。当他在武汉大学机械系学习时,他是一个爱国血腥的青年。 1937年,他被重新使用并被保留在中央青年工作委员会,该委员会相当于现任“中央团队”,并担任宣传科科长。一年多以后,李锐和中央青年委员会的其他同志们制作了一张轰动一时的海报《共产党宣言》,其鲜明的风格被毛泽东誉为“一种生动,新鲜的马克思主义写作风格”。 1941年,李锐被调到《轻骑队》并开始了他的编辑记者生涯。 1943年,面对抗日战争的形势,他在《解放日报》创建了军事评论,他讨论了山东战场形势的编辑情况《解放日报》,毛泽东发表声明:“这篇文章生动而内容。“

1944年4月,吴佳校友陈家康再次被调回延安。 1937年5月,他担任上海市党组织代表,参加了在延安举行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国共产党中央白人代表大会。这次,他回到延安参加中外记者招待会。同年7月,美国官方代表巴雷特上校率领美国军事观察小组访问延安。这是中国共产党与美国官方关系的开始,也是与西方国家的第一次官方交流。为此,中共中央成立了中央军委外交小组,陈嘉康是其中的一员。在陈家康等人的努力下,这两次访问和访问打破了国民党的封印,得到了国际的理解和支持。校友朱九思于1937年底前往延安,首次进入抗日军政大学第三阶段。次年6月,他结束了在反大学校的学业,留在学校,并担任政治主任。后来,作为反大学校第二分院的一名工作人员,他前往敌人的边境地区做军事政治工作和宣传工作。

“几次回到延安的梦想,双手定下了宝塔山。” 60多年前,吴大仁去了延安。 60多年后,我们在延安武安。

踏入延安市北部杨家岭口的石门,一座庄严而和谐的中西建筑矗立在山上。这是中共七大的——中央礼堂。审计员于1936年毕业于乌达大学法律系。杨的工作,中共中央第六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和延安文艺座谈会在这里举行。 1961年,国务院宣布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具有浓厚江南风情的王家坪中央军委礼堂也来自杨祖才之手。 1945年8月,庆祝抗日战争胜利的会议在这??里举行。

在延安革命圣地的洪流中,吴大仁的荣耀被抛在后面。艰难而艰辛的一年写下了吴达大学历史的一个红色篇章。

追求爱国者的脚步

“18栋”是庐山南部的一幢古老建筑。 27号是一幢安静而安静的英式双层建筑。 73年前,在中华民族的危险时刻,它肩负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发展。周恩来的重要任务是在这里开展一系列统战工作。

在捍卫大武汉期间,庐山将在活动中相遇,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的名人以及各界名流聚集在这里。在这座小楼里,周恩来经常会见爱国民主人士,中国大学进步教授和国民党抗日将军。他们与他们交谈,推动党的统一战线,讨论抵抗日本,拯救国家的政策。着名的“三S”(Snow,Strong,Smedley)等国际友人也多次访问庐山,并受到周恩来和他的妻子邓颖超的热情接待。这座小楼有“国民党??与共产党在抗日小客厅的合作”的美誉。 1983年被武汉市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周恩来在庐山期间,曾三次向武汉大学学生讲话。每次他挤得水泄不通,他都极大地激发了战争的爱国热情和决心。 1938年初夏,周恩来连续两晚在大剧院演讲,宣传毛主席《山东的捷报》,呼吁知识分子采取行动,加入国家抵抗运动,驱逐日本侵略者。周恩来和他们的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

在武汉大学期间,周恩来还组织并直接领导了“抗日活动宣传周”,“七七七年战争纪念馆”和“七七贡献”等抗日宣传活动。

武昌中山大学在武汉国民政府期间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影响。 1927年4月,罗荣珍进入武昌中山大学学习并担任党支部组织官。他们组织宣传队向群众做革命宣传工作,并在学校外发布了现行的进步报纸《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向导》,《中国青年》等。在蒋介石和夏斗气先后叛逆革命之后,中国共产党发出了“武装捍卫革命”,“走向军队”和“走向农村”的号召。罗荣珍积极响应中共湖北省委的调度,前往重阳和桐城开展农业运输工作。 1927年,在激烈革命失败后,革命形势从高潮转为低潮。曾经是革命据点的武昌中山大学也处于白色恐怖之中。 8月中下旬,罗荣臻等青年学生带领重阳县和桐城县100多名农民加入江西秀水和前武汉市政府安全团。罗荣珍是党代表。参加秋收起义后,他跟随毛泽东到井冈山。

1928年,30岁的闻一多担任武汉大学文学院第一任院长。闻一多参与了武汉大学的筹备和规划,以及庐山新校区的选拔。他建议在新校区重新命名罗家山(又称罗家山)。在听取教学工作的同时,闻一多积极参与爱国民主运动,面对中国的帝国主义。他拿起案子,急??忙成为一名着名的民主斗士。 1946年7月15日,闻一多被间谍在昆明枪杀。武汉大学在樱花顶级原创学院旁边设立了闻一多先生,以纪念中国共产党的诗人,学者,武士和朋友。

正是在这个校园里,李汉军,陈潭秋,詹大北,魏浩生,王传玉,徐全智,吴永英,韩炳炎,胡启明等众多共产党人,以热烈的爱国主义,民族情怀和革命野心,勇敢地奋战参与救国与人民的解放斗争,为新中国的诞生牺牲自己的生命。(稿件来源:《曙光日报》2011年6月27日,文学史)

热门推荐
copyleft © 1999 - 2018 站前资讯网( www.wearehosters.com)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